荧屏大咖李锐_娱乐频道_凤凰网

作者:admin发布时间: 2019-10-01

  很多人认识李锐是通过《爸爸去哪儿》,他在里面担任“村长”。这个角色在大多数人看来是“为难”星爸星娃的,其实说白了他就是节目中穿针引线的主持人,负责推进节目进程。对于做新闻节目出身的李锐来说,村长这个角色并不需要太多的专业功力:“你说这种东西能体现什么主持的好与不好?但是我会把它当做我的生活,我生命当中的一个特别幸福的经历。通过这个(节目)能让这些孩子和你有一样的价值观,他们认同了你说的钱不是最重要的,好房子不是最重要的,好吃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要家里人在一起,能够有爱。这才是我要传播的东西。”

  李锐说自己并不图通过这个节目出名,但通过节目的热播“村长”还是“走红了”。如今即使在国外,也有观众认出。节目中有些小脾气的“星娃”一听是村长召唤,都立马乐颠颠得去执行任务:去赶小猪、摘葡萄村长的一个鼓励都会让这些孩子开心不已。李锐由此感到特别欣慰,“你每抱过一个孩子,每表扬过一个孩子,就会觉得你在做一件挺了不起的事情。”

  在8月7号的长沙看片会上,凤凰娱乐独家专访到李锐,畅聊了他这两年担任“村长”的心路历程。知无不言的他还就观众的一些疑惑做了一一的剖析解答,村长会用他最近距离观察的眼睛告诉你:多多是否是有心机的小孩?杨阳洋是否不合群?Feynman自闭吗?曹格到底有没有偏心?看了下文,答案自然揭开。

  李锐:对,一开始是觉得好玩,后来我会发现,大家叫得越来越认真,在山东的鸡鸣岛,我们录制当天结束后,有一个90多岁的老人家突然走到我面前,很正儿八经的喊了声村长,喊得我一愣,然后突然之间给我敬了一个礼,说“我是个老兵,在这个岛上20多年没出去了,最开心的一次还是上一次解放军上岛慰问的时候,而今天是20多年以后最开心的一天,谢谢村长。”太感动了。

  还有我身边一些在社会当中特别有声望的人,他们纷纷打电话求我,过来之后无一例外都是一句话:“我的女儿、我的儿子特别喜欢你,村长,你能不能跟他讲一句话?”在那个时候,我会真的就突然就觉得村长就一定要做个好榜样,把孩子往好道上引。

  李锐:对,他信任你,然后而且这种信任里边,还带着一种情感。这种情感从哪里来?其实每个人心中都在永远寻找最温暖的爱,但是这种爱我们平常很难感受和表达出来。所以大家在看节目的时候会从心里面去寻找那些孩子天然的很美好的东西。

  所以村长是那里边的一个符号,我觉得真的正能量、真的好东西在这儿,会潜移默化的把孩子往好道上引。我们是跟这个社会一些不好的东西在争夺这些孩子。

  凤凰娱乐:那您想过什么时候会离开村长的角色吗?有想去培养个接班人或者自己去开创别的事业吗?

  李锐:我已经开创很多事业了。反正只要还录我就争取,因为在我做过的所有节目当中,这是给我幸福感最强的。而且我把它当成我的生活。我想说过现在我已经很幸福了,如果有机会,我希望这种幸福生活能够更长。

  李锐:我是觉得这个村长挺有趣的,村长在原来韩国是没有的,一开始大家也都曾经想过说,更德高望重的人可不可以,然后说请明星更大的人可不可以,或者说就请一个普通工作人员可不可以。但后来发现,当一个孩子哭、闹,不愿意去弄这些东西的时候,往往可能说话最管用的是村长。所以我觉得这个可能叫缘分,正好我也有这么大的孩子,也喜欢孩子。

  就好比这个节目为什么交给谢涤葵团队来做一样,不同的团队做出来,肯定气质不同,有特别能闹的,特别能玩儿的,但是你说真的要做这样的东西,谢涤葵团队肯定是这个里边最合适的一个团队。

  凤凰娱乐:为什么会有种感觉好像您和这一季的孩子,没有和第一季那么的亲热?

  李锐:不是,这两季的孩子感觉不一样,第一季的话,两个男孩子会大一些,然后又是北方的男孩子,所以会带着小的。因为孩子就是这样,大的怎么样,小的就会跟着学。一个人扑,其他人都往上面去扑,一个人不扑,其他人都不敢动。所以说第一季天天、石头,两个人四六不分的上来把我推倒了,其他孩子就跟着起哄。第二季稍微大点地孩子是多多、贝儿。

  多多很有趣,多多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愿意往我身上扔个小东西,在后面推我一下,有时候跟你发嗲,说讨厌。怎么讨厌?反正就是讨厌。我很奇怪,然后谢涤葵就在我后边狂笑,说这不是大女孩的感觉吗?直到都江堰这一期,几个孩子才真的会冲上来,蹦到村长身上搂着。多多也是冲上来搂了一下,我就拿脸去贴她的脸,就跟谈恋爱一样,就是那种在大家面前不秀恩爱,但不见得感情就不深。

  凤凰娱乐:感觉这一季的孩子也没有第一季那么听你话,会跟你唱反调,会给你起外号。

  李锐:对,我觉得这就跟年龄最大的孩子有关。因为第一季最大的石头,第二季是多多,女孩本身就更成熟一些,表达感情也有另外一种方式。所以我觉得不要用第一季的感觉往里套,比如第一季谁对你怎么样,第二季谁对你怎么样,不是那样,而是第二季,它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感觉。

  凤凰娱乐:第二季一开始您参与节目的次数不是很多,比如说一开始踢泥地足球他们让你下去,你就没有下去。

  李锐:对,但那是一开始。我们会有一个什么感觉呢,就说真人秀应该尽量把空间给老爸和孩子,因为节目时长就那么长。我们只要一进去,马上会干扰节目的一些走向。比如孩子倒了我去扶和我站那不动,让别的孩子扶,让他爬起来,这是完全不同的东西,所以尽量少干扰节目。如果把第一季、第二季整个都看完,会发现第二季我参与的多多了。像上次在苗寨整个运动会,我从头到尾都在参加。

  李锐:对,那个是之前,那个是现在就不会了嘛。之前不光宝贝这样,老爸也会着急。比如第一集吴镇宇说,我以为《爸爸去哪儿》是在一个地方看看动物,玩一玩儿就行了,宝贝没有这个心理准备。那么其实要是正常像第一季的玩法,大家可能就不会有这样的感觉,但是老爸因为把他累成那样子,回去肯定有怨言,比如“今天累死我了,村长你们等着”这样半开玩笑,但是宝贝会当真,为什么老让我爸干活,村长什么都不干。

  第二季《爸爸去哪儿》在收视和话题讨论上依然延续了第一季的火爆,针对爸爸和孩子们的争议和质疑也随之源源不绝。凤凰娱乐将网上热议的几个问题抛给了村长,希望通过他亲身经历亲眼所见的观察,告诉大家一个真实的感受。逐一回答完,李锐感慨道:“我们不仅希望孩子成长,希望老爸成长,更加希望所有在心里边总是愿意从不好角度看事情的人,能够看到这些幸福和爱,让他们的心里边能够照进点阳光。性格决定命运,所以我更希望我的这个解答,其实不是解答关于爸爸和孩子的,而是能够解答我们所有看节目的观众。”

  凤凰娱乐:这两季播出的时候,多多少少都会引发一些争议,您能就自己看到的真实情况,简单回应几个你看到的一些真实的感受吗?比如你觉得多多是有心机的孩子吗?

  李锐:多多和石头,这两个都是第一季、第二季两个最大的,但他们两个绝对是特别单纯的孩子,完完全全自自然然,他自己怎么想,就会怎么说,不会绕弯子。我就觉得看《爸爸去哪儿》,不能像看《宫》的心情去看,小孩子心里没那么多东西。

  凤凰娱乐:那杨阳洋和别的小朋友有不是很融入吗?因为可能别的小朋友很多时候会说英语,他就很少讲话。

  李锐:没有,他就听不懂。我旁边要是有人一起说粤语,我在旁边也没什么事可干。但是玩儿的时候还玩的挺疯的,我看杨阳洋跟他们在一起,没有任何隔阂,不过确实其他小朋友说英语的时候,他会觉得你们在干啥啊,我得弄点自己的东西,所以很正常。

  李锐:Feynman爱讲话,但是他的问题就在于,他原来生活的环境,没有我们这个语言环境,把你扔到欧洲的圈子里,你爱说话吗?你不知道咋说。

  李锐:我是觉得不光是他一个人有意见。他可能就自己叨咕,但他很少跟我们直接提出来,我要怎么怎么样,这个我不干了,他从来没有过。比如他对节目组安排用骆子驮行李不乐意,那么他就会自己提,他是那种劲儿的。他不会非要跟你交涉说你不对。Feynman跟他像极了,也是那劲儿。

  李锐:我觉得曹格对两个孩子爱是一样,但是他会觉得男孩应该更多的历练,要让男孩子将来独自面对一个社会,成为家庭的主心骨,所以从小要给他这样一些东西,让他去成长。父亲的爱一定是一样的,不可能有偏爱,只会觉得对男孩、对女孩,一定会有不同的教育方法。男孩要穷养,女孩要富养,对孩子有偏颇吗?没有,而且这不是曹格的理解,是我们整个中华文化的理解都是这样。

  但是Joe也很懂事,他有时候看到爸爸抱妹妹,虽然自己很想被抱,但会体谅爸爸,觉得他抱两个很辛苦,所以有时候都是他主动放弃的。

  凤凰娱乐:之前您也带您的女儿跳跳上《快乐大本营》,后来怎么没带她上节目呢?

  李锐:我觉得还是想把村长这个工作干好吧,要是带跳跳去,我肯定就分神了。另外我也希望能有一个类似于像《爸爸去哪儿》这样一个节目,我也好好去参加一回,也好好观察观察我们宝贝完全离开熟悉的环境,她会是什么样,会有些什么样的优点和缺点,我确实也挺想看的。

  李锐:我觉得肯定都会想,每一个爸爸都会想。但是也很容易说服自己,任何人只要往那一站,都会有说好的,有说不好的,最重要的是你自己的心里怎么想。你要让孩子成长,就必然得经历这些东西,所有的病虫害,所有的冷风,所有的暴晒,其实都是对孩子最好的历练和培养。所以当我们把这个事情想清楚之后,才会有这么多的爸爸带着自己的孩子参加节目。其实也不是秀孩子,而是他们看到这样的节目,会觉得好的东西远远大于不好的东西。

  我自己的孩子其实说白了没机会,因为我不是明星,如果要是明星的话,我觉得有这样一个好的机会,我倒真的想要尝试一下。

  凤凰娱乐:听说第二季还会被拍成大电影,那这个电影上映的话,您觉得还会有像去年那种高票房吗?

  李锐: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当然还是有期待。今年我们有很多改变,包括我们一些战略上面的调整,那不是我们控制得了的。但我们觉得节目到现在依然是话题量最高、收视最好的。第二季的孩子,又有挺杆粉丝群了,那去做一个效果非常好的电影,我觉得它是有基础的。不完全是赌博,可能好,可能不好,我觉得好是一定会好,就看它可以好到什么程度。

  很多人认识李锐是通过《爸爸去哪儿》,他在里面担任“村长”。这个角色在大多数人看来是“为难”星爸星娃的,其实说白了他就是节目中穿针引线的主持人,负责推进节目进程。对于做新闻节目出身的李锐来说,村长这个角色并不需要太多的专业功力:“你说这种东西能体现什么主持的好与不好?但是我会把它当做我的生活,我生命当中的一个特别幸福的经历。通过这个(节目)能让这些孩子和你有一样的价值观,他们认同了你说的钱不是最重要的,好房子不是最重要的,好吃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要家里人在一起,能够有爱。这才是我要传播的东西。”

  李锐说自己并不图通过这个节目出名,但通过节目的热播“村长”还是“走红了”。如今即使在国外,也有观众认出。节目中有些小脾气的“星娃”一听是村长召唤,都立马乐颠颠得去执行任务:去赶小猪、摘葡萄村长的一个鼓励都会让这些孩子开心不已。李锐由此感到特别欣慰,“你每抱过一个孩子,每表扬过一个孩子,就会觉得你在做一件挺了不起的事情。”

  在8月7号的长沙看片会上,凤凰娱乐独家专访到李锐,畅聊了他这两年担任“村长”的心路历程。知无不言的他还就观众的一些疑惑做了一一的剖析解答,村长会用他最近距离观察的眼睛告诉你:多多是否是有心机的小孩?杨阳洋是否不合群?Feynman自闭吗?曹格到底有没有偏心?看了下文,答案自然揭开。

  李锐:对,一开始是觉得好玩,后来我会发现,大家叫得越来越认真,在山东的鸡鸣岛,我们录制当天结束后,有一个90多岁的老人家突然走到我面前,很正儿八经的喊了声村长,喊得我一愣,然后突然之间给我敬了一个礼,说“我是个老兵,在这个岛上20多年没出去了,最开心的一次还是上一次解放军上岛慰问的时候,而今天是20多年以后最开心的一天,谢谢村长。阿修罗中奖网真准吗要说本例中的,”太感动了。

  还有我身边一些在社会当中特别有声望的人,他们纷纷打电话求我,过来之后无一例外都是一句话:“我的女儿、我的儿子特别喜欢你,村长,你能不能跟他讲一句话?”在那个时候,我会真的就突然就觉得村长就一定要做个好榜样,把孩子往好道上引。

  李锐:对,他信任你,然后而且这种信任里边,还带着一种情感。这种情感从哪里来?其实每个人心中都在永远寻找最温暖的爱,但是这种爱我们平常很难感受和表达出来。所以大家在看节目的时候会从心里面去寻找那些孩子天然的很美好的东西。

  所以村长是那里边的一个符号,我觉得真的正能量、真的好东西在这儿,会潜移默化的把孩子往好道上引。我们是跟这个社会一些不好的东西在争夺这些孩子。

  凤凰娱乐:那您想过什么时候会离开村长的角色吗?有想去培养个接班人或者自己去开创别的事业吗?

  李锐:我已经开创很多事业了。反正只要还录我就争取,因为在我做过的所有节目当中,这是给我幸福感最强的。而且我把它当成我的生活。我想说过现在我已经很幸福了,如果有机会,我希望这种幸福生活能够更长。

  李锐:我是觉得这个村长挺有趣的,村长在原来韩国是没有的,一开始大家也都曾经想过说,更德高望重的人可不可以,然后说请明星更大的人可不可以,或者说就请一个普通工作人员可不可以。但后来发现,当一个孩子哭、闹,不愿意去弄这些东西的时候,往往可能说话最管用的是村长。所以我觉得这个可能叫缘分,正好我也有这么大的孩子,也喜欢孩子。

  就好比这个节目为什么交给谢涤葵团队来做一样,不同的团队做出来,肯定气质不同,有特别能闹的,特别能玩儿的,但是你说真的要做这样的东西,谢涤葵团队肯定是这个里边最合适的一个团队。

  凤凰娱乐:为什么会有种感觉好像您和这一季的孩子,没有和第一季那么的亲热?

  李锐:不是,这两季的孩子感觉不一样,第一季的话,两个男孩子会大一些,然后又是北方的男孩子,所以会带着小的。因为孩子就是这样,大的怎么样,小的就会跟着学。一个人扑,其他人都往上面去扑,一个人不扑,其他人都不敢动。所以说第一季天天、石头,两个人四六不分的上来把我推倒了,其他孩子就跟着起哄。第二季稍微大点地孩子是多多、贝儿。

  多多很有趣,多多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愿意往我身上扔个小东西,在后面推我一下,有时候跟你发嗲,说讨厌。怎么讨厌?反正就是讨厌。我很奇怪,然后谢涤葵就在我后边狂笑,说这不是大女孩的感觉吗?直到都江堰这一期,几个孩子才真的会冲上来,蹦到村长身上搂着。多多也是冲上来搂了一下,我就拿脸去贴她的脸,就跟谈恋爱一样,就是那种在大家面前不秀恩爱,但不见得感情就不深。

  凤凰娱乐:感觉这一季的孩子也没有第一季那么听你话,会跟你唱反调,会给你起外号。

  李锐:对,我觉得这就跟年龄最大的孩子有关。因为第一季最大的石头,第二季是多多,女孩本身就更成熟一些,表达感情也有另外一种方式。所以我觉得不要用第一季的感觉往里套,比如第一季谁对你怎么样,第二季谁对你怎么样,不是那样,而是第二季,它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感觉。

  凤凰娱乐:第二季一开始您参与节目的次数不是很多,比如说一开始踢泥地足球他们让你下去,你就没有下去。

  李锐:对,但那是一开始。我们会有一个什么感觉呢,就说真人秀应该尽量把空间给老爸和孩子,因为节目时长就那么长。我们只要一进去,马上会干扰节目的一些走向。比如孩子倒了我去扶和我站那不动,让别的孩子扶,让他爬起来,这是完全不同的东西,所以尽量少干扰节目。如果把第一季、第二季整个都看完,会发现第二季我参与的多多了。像上次在苗寨整个运动会,我从头到尾都在参加。

  李锐:对,那个是之前,那个是现在就不会了嘛。之前不光宝贝这样,老爸也会着急。比如第一集吴镇宇说,我以为《爸爸去哪儿》是在一个地方看看动物,玩一玩儿就行了,宝贝没有这个心理准备。那么其实要是正常像第一季的玩法,大家可能就不会有这样的感觉,但是老爸因为把他累成那样子,回去肯定有怨言,比如“今天累死我了,村长你们等着”这样半开玩笑,但是宝贝会当真,为什么老让我爸干活,村长什么都不干。

  第二季《爸爸去哪儿》在收视和话题讨论上依然延续了第一季的火爆,针对爸爸和孩子们的争议和质疑也随之源源不绝。凤凰娱乐将网上热议的几个问题抛给了村长,希望通过他亲身经历亲眼所见的观察,告诉大家一个真实的感受。逐一回答完,李锐感慨道:“我们不仅希望孩子成长,希望老爸成长,更加希望所有在心里边总是愿意从不好角度看事情的人,能够看到这些幸福和爱,让他们的心里边能够照进点阳光。性格决定命运,所以我更希望我的这个解答,其实不是解答关于爸爸和孩子的,而是能够解答我们所有看节目的观众。”

  凤凰娱乐:这两季播出的时候,多多少少都会引发一些争议,您能就自己看到的真实情况,简单回应几个你看到的一些真实的感受吗?比如你觉得多多是有心机的孩子吗?

  李锐:多多和石头,这两个都是第一季、第二季两个最大的,但他们两个绝对是特别单纯的孩子,完完全全自自然然,他自己怎么想,就会怎么说,不会绕弯子。我就觉得看《爸爸去哪儿》,不能像看《宫》的心情去看,小孩子心里没那么多东西。

  凤凰娱乐:那杨阳洋和别的小朋友有不是很融入吗?因为可能别的小朋友很多时候会说英语,他就很少讲话。

  李锐:没有,他就听不懂。我旁边要是有人一起说粤语,我在旁边也没什么事可干。但是玩儿的时候还玩的挺疯的,我看杨阳洋跟他们在一起,没有任何隔阂,不过确实其他小朋友说英语的时候,他会觉得你们在干啥啊,我得弄点自己的东西,所以很正常。

  李锐:Feynman爱讲话,绝对值得学习。黄大仙提供管家婆挂牌!但是他的问题就在于,他原来生活的环境,没有我们这个语言环境,把你扔到欧洲的圈子里,你爱说话吗?你不知道咋说。

  李锐:我是觉得不光是他一个人有意见。他可能就自己叨咕,但他很少跟我们直接提出来,我要怎么怎么样,这个我不干了,他从来没有过。比如他对节目组安排用骆子驮行李不乐意,那么他就会自己提,他是那种劲儿的。他不会非要跟你交涉说你不对。Feynman跟他像极了,也是那劲儿。

  李锐:我觉得曹格对两个孩子爱是一样,但是他会觉得男孩应该更多的历练,要让男孩子将来独自面对一个社会,成为家庭的主心骨,所以从小要给他这样一些东西,让他去成长。父亲的爱一定是一样的,不可能有偏爱,只会觉得对男孩、对女孩,一定会有不同的教育方法。男孩要穷养,女孩要富养,对孩子有偏颇吗?没有,而且这不是曹格的理解,是我们整个中华文化的理解都是这样。

  但是Joe也很懂事,他有时候看到爸爸抱妹妹,虽然自己很想被抱,但会体谅爸爸,觉得他抱两个很辛苦,所以有时候都是他主动放弃的。

  凤凰娱乐:之前您也带您的女儿跳跳上《快乐大本营》,后来怎么没带她上节目呢?

  李锐:我觉得还是想把村长这个工作干好吧,要是带跳跳去,我肯定就分神了。另外我也希望能有一个类似于像《爸爸去哪儿》这样一个节目,我也好好去参加一回,也好好观察观察我们宝贝完全离开熟悉的环境,她会是什么样,会有些什么样的优点和缺点,我确实也挺想看的。

  李锐:我觉得肯定都会想,每一个爸爸都会想。但是也很容易说服自己,任何人只要往那一站,都会有说好的,有说不好的,最重要的是你自己的心里怎么想。你要让孩子成长,就必然得经历这些东西,所有的病虫害,所有的冷风,所有的暴晒,其实都是对孩子最好的历练和培养。所以当我们把这个事情想清楚之后,才会有这么多的爸爸带着自己的孩子参加节目。其实也不是秀孩子,而是他们看到这样的节目,会觉得好的东西远远大于不好的东西。

  我自己的孩子其实说白了没机会,因为我不是明星,如果要是明星的话,我觉得有这样一个好的机会,我倒真的想要尝试一下。

  凤凰娱乐:听说第二季还会被拍成大电影,那这个电影上映的话,您觉得还会有像去年那种高票房吗?

  李锐: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当然还是有期待。今年我们有很多改变,包括我们一些战略上面的调整,那不是我们控制得了的。但我们觉得节目到现在依然是话题量最高、收视最好的。第二季的孩子,又有挺杆粉丝群了,那去做一个效果非常好的电影,我觉得它是有基础的。不完全是赌博,可能好,可能不好,我觉得好是一定会好,就看它可以好到什么程度。

  “闷骚男”杨阳洋就“示爱”多多,买裙子之类的童言趣语言犹在耳。之后贝儿强势出击,先是熊抱了Joe,又单刀直入问杨阳洋:“你爱我吗?”俨然一部标准偶像剧的架构哇——如果不考虑“演员”身份的话。[荧幕大咖] 往期回顾杨丞琳:如果还想混下去 以后势必演妈妈赵宝刚:我拍《星你》基本就断送导演生涯了颖儿:李易峰不是我的菜任重谈姚笛:不能因她犯错就捅刀子殷桃:谈军艺身份:没办法,我尽量不丢人制作团队

报码室开奖信息| 好看的历史纪录片| 香港挂牌宝典资料大全| 香港马会生活幽默图| 大富豪平特一肖论坛| 报码室开奖结果同步报码香港| 红苹果六合心水高手论坛| 马会玄机资料| 新浪跑狗报| 港彩高手论坛资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