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破局

作者:admin发布时间: 2019-10-06

  看着正倒在地上气喘吁吁的那个探子,卢俊义只是苦笑一声:“也罢,这一次都怪我轻率而行,才把大军拖入了死局。”

  就在这里陷入混乱的同时,外围的马蹄声混杂着脚步声,没过多久已经迅速地逼近了过来。

  在卢俊义等人冰冷的目光下,那数以万计的人马转瞬间已经完成了对他们的包围。

  在那大军左右两方,是横枪立马的苏定和曾涂二人,而后方的人马,更是在源源不断地赶过来,谁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军队会来到这片战场。

  “卢员外,你们先走!”史进仰脖喝了一大口酒,将葫芦随手甩到了一边,眼神中已经隐约带上了一丝凶狠。

  “这都是我惹出来的事,自然得我来承担!”史进只是冷哼一声:“赶紧走,少在这里给老子废话!”

  说完,史进抬起头来对着四周环视了一圈,突然大吼道:“不要命的,就跟着老子,留下来断后,掩护大哥和卢员外他们突围!”

  “好,卢员外,你们赶紧走,趁着包围圈还没有合围,我们给你们杀出一条血路来!”

  群情激昂的呼喊声回荡开来,几乎要摧毁每一个敌人的意志一般,响彻云霄间,纵使是苏定和曾涂,以及刚赶到的秦明和黄信二人,心中也不禁猛地一震。

  眼神阴沉地看着所有人,卢俊义语气低沉地说道:“没我的命令,我倒要看看谁敢擅自行动!”

  “事到如今还说什么,难道要一起死在这里吗?”史进怒吼道:“别忘了,我们是为了救董平大哥而来的,要是大哥死在这里了,我们所做的一切岂不是沦为泡影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卢俊义一时来了火气,扯过了史进的衣领吼道:“我们能百战百胜,靠的就是团结一致,要老子丢下兄弟一个人走,我卢俊义做不到!”

  众人抬起头来,把目光聚集到了外层包围的官兵身上,所有人都皱紧了眉头,连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正中央处,附近数万人的部队自觉地走开到了一边,显然是在给中央的来人让路。

  在东方立和东方策的护卫下,一个浑身黑袍,冠戴绒帽的儒雅文士模样之人骑着马,缓缓地走了出来,眼中尽是平静的神色。

  闻焕章在马上微笑自若地说道:“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今天不会把你们任何一个人怎么样,只要你服从朝廷的法度,我会保证你这一路上的安全。”

  “你到底想说什么?”卢俊义眼神沉了下来,手早已经悄然间探向了腰间,心中一横,就准备随时动手。

  沉默了片刻,卢俊义没有动,只是把手放在了腰间,眼神则一动不动地盯着闻焕章。

  “卢员外,你可是个聪明人。”闻焕章仍然是微笑着:“以你这么多年对朝廷的功劳,你应该知道现在怎么做,才能换来最大的价值吧?”

  “机会,在你自己手上,命运从来都是靠自己把握的,现在,就看你如何抉择自己的道路了。”

  “卢员外不愧是智勇双全。”闻焕章笑道:“我可以向你担保,无论如何,你这次至少可以既往不咎。”

  “就是官复原职,只要你今天做的够好,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不过,董平一定得交到我手上。”

  说完,闻焕章看了看南宫未背上的董平,只是笑了笑说:“小姑娘,我希望你能配合我们,这原本是很简单的事。”

  看卢俊义一直不说话,闻焕章只是微微摇了摇头,随意地笑了笑:“怎么样,阁下可是不相信我闻焕章的人品?”

  龙战营的战士一听,纷纷来了火气,怒骂道:“狗官的走狗,比畜生还不如,也敢在爷爷面前猖狂?”

  等到反应过来,那些官兵才觉得有些丢人,想要再骂时,闻焕章只是挥了挥手,让他们退下去。

  “看样子,你是决定要和朝廷对抗到底了?”闻焕章的声音第一次沉了下来,他看向卢俊义的眼神中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经带上了一丝冷漠。

  “我再说一遍,交出董平,我可以担保你们所有人被朝廷诏安,就是做官也不在话下。”闻焕章的声音第一次沉了下来:“怎么样,你们为了董平要和整个天下作对吗?”

  眼神渐渐带上了几分锋芒,手中的玄铁棍似乎也在抖动着,卢俊义只是冷哼一声:“闻焕章,我在朝为官时对你印象还可以,不要逼我对你下杀手!”

  “秦将军,今天的任务就交给你了。”闻焕章摆了摆手,便双手抱在胸前闭上了双眼,再也不说一句话。

  终于得到了命令,秦明顿时来了兴致,怒吼着提起狼牙棒,一马当先就冲向了卢俊义。

  这次要是擒住了董平和董双卢俊义的随便一个,也能洗刷之前在曾头市的失败,夺取头功,扬眉吐气了!

  卢俊义等人神情严肃地盯着前方,紧随秦明而来的,是那上万人的部队,在这片没有什么植被的平原上,奔腾的大军早已经激荡起了无数的沙尘。

  在这遮天蔽日的扬尘中,卢俊义一声令下,军旗挥动,龙战营战士们的战斗力就体现出来了。

  他们以整齐而诡异的阵型,和精良的装备,向前猛冲而去,刚一对上官兵,就没出现什么劣势。

  秦明等人不禁一阵恼火,这些人和之前遇到的确实不一样,原本以为那帮人已经够硬了,没想到,这里还有更坚硬的怪物。

  他们身上那些怪异的盔甲,不但样式从来没见过,而且刀枪戳两下上去,几乎没有任何破损,就像在闹着玩一样。

  而那帮贼寇手中的银枪,个个更是锐利无比,尖刃的锋芒甚至能戳穿官兵们身上的熟铜甲!

  这么一交手,纵然双方人数差距巨大,也一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更不用说分出胜负,打垮对方了。

  金铁交加的碰撞声响彻云霄,这片空间中尽是呼喊连天的厮杀声,以及无数惨叫声,几乎每一刻,都有人在倒下。

  “没错,这就是我现在唯一的请求了。”卢俊义沉着脸说道:“现在我们的人被打散在了山东这数千里的地方,要是想反败为胜,唯一的机会就是突破眼前的包围,再去会和他们,然后跟官军决战。”

  “而要做到这难如登天的事,这片天下除了主公他,也就只有兄弟你了!”卢俊义重重地一拍岳飞的肩膀,低喝了一声:“鹏举,你要是还愿意拿我们当兄弟,就听我的!”

  这番掷地有声的话一传播开来,就是附近还在奋战的战士们,心中也不禁为之一震。

  突然大喊了一声,卢俊义眼神阴沉地说道:“你听着,别给我找那些借口,今天谁要是敢说半个不字,就别怪我卢俊义手下无情!”

  那人大吼一声,手中大刀带着凶猛的气势,以烈风般的速度向卢俊义的脑袋劈了过来。

  一连串的爆裂声和轰击声回荡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在那个人飞出去的同时,所有人只觉得后背一凉,甚至都来不及反应。

  而那人就更惨了,平躺着的躯体上被弥漫的鲜血所覆盖,整个人的前胸都凹陷进去了一大块,就像被铁锤击中了一般,也不知是死是活。

  “怎……怎么可能,那……那可是大宋禁军排在前十的高手,奋威将军吴天昊啊?”

  卢俊义一脸平静地双手后背站在那里,默然无语,谁也不知道他刚才是何时出手,用了什么手段!

  此人的实力,竟然如此恐怖,一瞬间,所有人都忍不住咽了咽唾沫,脑海中只剩下了最原始的恐惧。

  而梁山军的战士自然抓住了机会,以迅猛的气势和一往无前的杀气向官兵的阵型发起了冲锋,一时间居然打的左边曾涂的部队节节败退。

  石秀第一个跪了下去,紧接着是燕青等人,不到片刻,内圈这数十人的高层军官全部已经跪在了岳飞面前。

  环视了众人一圈,岳飞一下跃上了马背,大喊道:“众人听令,随我往东边和南边突围!”

  众人一看,才发现岳飞命令旗手的旗语实际上,是往十个方向,然后再聚拢的意思。

  所有人会了意,立马各自传达下去,战士们顿时按照岳飞的命令,往东边和南边先开去。

  “大人,贼人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啊。”黄信策马到了闻焕章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道:“您看,他们似乎在有预谋地突围了!”

  “呵呵,我已经看破他们的计划了。”闻焕章摸了摸坐下战马的毛发,神色自若地笑着:“传令秦明他们,把十个方向全部防守好,没有我的命令,无论如何也不能分散兵力!”

  黄信策马冲突到了乱军中,一边砍杀一边传播着命令,那些官兵得了军令,自然遵从。

  又杀了好一阵子,官兵已经逐渐整顿好了阵型,梁山军难以占上风,孙亚芳郭平郑宝用……这些人“架着”任正非,逐渐也难以支撑了。

  而对方,根本没有分散力量的意思,济民一肖中特:(4)马车售卖价格有15、25、40几种,具体!不管梁山军怎么声东击西,在闻焕章的指挥下,他们只是坚持着,把敌人死死困住在原地,消耗取胜不动摇的原则

  岳飞一边拉弓射箭杀敌,一边喊道:“传我命令,将部队分成十股,以队长统率,按旗语行动,往十个方向突围出去!”

  那些人得了命令,顿时飞速行动了起来,在官兵震惊的眼神下,他们已经转瞬间调换了作战方案。

  “呵呵,想走还太早了。”闻焕章看了看远处的烟尘,又看了看一片混乱中,已经靠着灵活性突围出来一部分的梁山军,他的嘴角只是泛起了一丝笑意。

  东方立刚回过头,就看刚才那些远处的烟尘,此时已经冲入了中军,正往闻焕章杀来!

  不得已,他和东方策只得持枪杀了上去,抵挡住了对方的两个猛将,然而,一员骑着马的蒙脸大将横刀冲锋,转瞬间已经杀入了官军的队伍中。

  秦明看那些人居然是奔着自己这边来的,顿时怒火中烧,几乎牙齿咬碎,然而被石秀缠住了一时走不得,只得怒骂几句作罢。

  有了这数千人的冲击,和岳飞等人的死命突围,官军的阵型,逐渐出现了一丝裂缝。

  苏定正和岳飞打了几个回合,回头看那个蒙脸大将已经冲了过来,只是冷笑一声,便拨开岳飞的枪,提着槊就往军阵中隐匿了身形。

  岳飞眉头皱了皱,也没有说什么,便策马带着部队,准备先和那支来帮忙的人马说几句再走。

  “狗官休走,认得大将没遮拦穆弘么?”一人大吼一声,提起手中金华刀便截住苏定退路,向着他劈了过来。

  苏定心中正烦躁,看有人拦路,顿时使出全身之力,从侧面发力,猛地迎了上去。

  穆弘只觉得一股巨力传来,握着刀杆的手都有些微微地颤抖,连忙拼尽全力才化解了这道攻势,正想再出手时,却发现苏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踪影。

  李云策马冲了过来,以枪指了指远处的东方二兄弟,对穆弘说道:“既然救出了董大哥,我们就去会和他们吧!”

  点了点头,穆弘也只是骂了声,就带着人马追上了已经和岳飞在一起的蒙脸大将,一起向外冲去。

  呼啸的风声和金铁碰撞声回荡在整片空间内,这巨响让所有人都感觉震耳欲聋,就像雷霆轰击一般。

  岳飞等人想要过来,却被蜂拥而来的官兵拦住了去路,双方大杀一阵,眼看着要支撑不住,穆弘等人也在喊着撤退。

  话音刚落,岳飞让众人保护着南宫未,又招呼着手下部队,连带着穆弘等人,全速往外围猛冲过去。

  官兵想要追袭,然而对方人人有马,压根追不上,正在怒骂时,卢俊义又杀了过来,不到片刻,官兵已经死伤惨重,丢下的尸体多达数百人。

  “别逼我杀你!”卢俊义猛地一棍荡开了秦明手中的狼牙棒,和附近好几条枪,怒喝一声道。

  秦明怒火冲天,手中狼牙棒舞动如风,以雷霆之势,驱动全身之力砸了过来,目标显然是一棍砸碎卢俊义的脑袋!

  一声暴喝随着震耳欲聋的碰撞声,秦明只觉得刹那间风云突变,整个人和空气也扭曲了起来一般。

  下一个瞬间,一股巨力传来,他手中的狼牙棒就像长了翅膀一样,就要往外边飞出去。

  拼死控制着,秦明大汗淋漓,才咬着牙稳住了这条棍子,然而没等他抬起头来,玄铁棍已经来到了他的头顶。

  卢俊义眼神阴沉,夹带着狂暴的杀气,整个人宛如修罗附体一般,一击一式,都夹带着摧毁对方的杀伐气息。

  秦明肩膀中了卢俊义的全力一击,整个人飞出去了好几丈远,才倒在了沙地上,勉强坐着也大口喘着气,鲜血几乎是喷涌而出。

  那些人原本还在围攻卢俊义,他们自然看得清楚,卢俊义一边应付秦明,一边还要抵挡着身边数十人的围攻,就这样,他还能控制住力道打飞秦明。

  卢俊义横枪立马,一身血染征袍,却是仪容似天神,威风凛凛地在那里,一个人,宛如千军万马。

  上万人围着这个怪物,浑身冷汗直流,咽喉几乎是疯狂地抖动着,却,无人敢动。

  此时,在场的数万人全都是控制不住地,在微微地颤抖着,他们以前听评书人说什么,三国的猛将万军中杀人如探囊取物,还只是一笑了之。

  闻焕章看了看远方正飞驰而来的又一路烟尘,眉头已经皱了起来,一夹坐下马就率先冲了过去,嘴上却只是大喝道:“一半人包围卢俊义,一半人跟我去迎客,违令者,就地处死!”

  与此同时,看着已经渐渐消失在视线中的岳飞一行人,闻焕章的嘴角,早已经泛起了一丝冷笑。

  我布的局,可是还没有揭开一半啊,要是以为这就赢了,那也……太看不起我闻焕章了吧?

  小说屋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水浒浮世录》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水浒浮世录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报码室开奖信息| 好看的历史纪录片| 香港挂牌宝典资料大全| 香港马会生活幽默图| 大富豪平特一肖论坛| 报码室开奖结果同步报码香港| 红苹果六合心水高手论坛| 马会玄机资料| 新浪跑狗报| 港彩高手论坛资料中心|